当前位置 : 主页 > 经济 >

中静董事长炮轰徽商银行治理乱象

发布时间:2017-07-07 13:44  浏览量:

  在港上市的徽商银行董事会与其第一大股东上海中静(实业)集团(下称“中静集团”)及关联企业之间的分歧、龃龉、甚至矛盾,并未随股东大会的结束而落幕。从徽商银行6月27日晚最新公告来看,中静集团旗下公司仍在继续增持,合计持股比例已达到14.81%。

  然而,透过冰冷的投票数字与公告术语,在双方纷争公开化背后,仍有诸多待解之疑:双方矛盾的基点究竟在哪里?为何会对分红比例产生分歧?为何A股IPO陡然中止?

  6月28日下午,记者联系上中静集团董事长高央,其在回复记者的采访中表示,徽商银行公司治理存在问题,但又不愿纠正混乱,甚至发展成内部人控制,这是问题的根源。“中静与徽商银行董事会没有分歧,我们只与徽商银行董事长有分歧。现在外界认为是中静导致公司IPO中止,但实际呢?为何银监会一月发出5份罚单?为何不依据证监会的反馈意见进行回复、整改?”

  记者亦向徽商银行董事长李宏鸣致电及短信,希望就相关问题进行采访。截至29日晚,尚未获得回复。

  分红暗战

  6月22日,徽商银行召开2016年度股东大会。当日会场上最受关注的,是两份不同的分红方案。由徽商银行董事会提出的分红预案为,拟向于今年7月4日登记在册的内资股股东和H股股东派发每股股利0.061元(含税),分红额约为当年净利润的10%;由中静集团提出的分红预案则为,维持前三年约占净利润30%的派现水平,派发每股股利0.193元(含税)。

  最后,董事会版本的分红方案获得股东大会通过。

  对于分红比例突然大幅减少,徽商银行董事会方面给出的理由是:在2017年经营计划中,银行预期新增资产1000亿元,新增风险资产800亿元以上,而这一行为将可能导致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较去年下降一个百分点,以致不能满足8%的监管预警底线,因此有必要减少股东方分红比例。

  高央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则提出异议:“徽商银行制定的2017年经营计划原本就明显不合理。按计划,在新增资产1000亿元中,新增风险资产大约700亿至800亿元,但预计仅带来3.44亿元的新增利润,以此计算风险资产或总资产带来的收益率,远远低于2014年、2015年的总资产回报率1.31%、1.10%。为了增加这样的低收益的风险资产,不惜大幅降低分红比例,根本说不过去。”他认为,徽商银行应当从调整经营计划、非公开发行H股两方面来统筹考虑补充资本,而非简单粗暴的降低分红。

  高央还称:“目前,徽商银行董事会办公室以徽商银行名义向与中静集团旗下公司有合作的金融机构发出函件,通过种种方式方法,希望影响我们的资金链稳定性。我有理由判断,这次大幅降低分红的主要原因之一,是为了打压我们。这种行为,也伤害了其他国有股东和广大的小股东。”

  IPO悬疑

  重要程度不亚于分红的另一个事宜,是关于徽商银行的A股IPO。

  2015年6月,安徽银监局已原则同意徽商银行首次公开发行A股股票,发行规模不超过12.28亿股,并强调徽商银行本次发行募集资金扣除发行费用后,应全部用于补充该行资本金。

  但冲刺A股之路一波三折,2017年3月底,徽商银行发布公告称,中止IPO。

  当时给出的理由是,鉴于须就相关法律法规及证监会要求所涉及的部分事项与部分董事、股东进一步协商,且考虑到审计服务机构面临更换,银行董事会通过决议,决定向证监会申请中止审查A股发行。

  对于徽商银行股东而言,A股IPO无疑是当前最重要的资本事项。记者了解到,在6月22日的股东会上,亦有小股东在提问环节向徽商银行董秘追问中止IPO的原因与后续安排,但未获得回复。

  “证监会对徽商银行的IPO下发了反馈意见,相关券商在和董事会沟通后,并未及时就反馈意见涉及的全部问题进行回复,也没有对提到的部分公司治理上的问题进行整改。”高央对记者说:“此前,我已多次向徽商银行董事会、监事会、高管指出公司治理上存在的问题可能影响A股IPO进展,以及证监会反馈意见中要求的部分问题招股书中仍存在遗漏,但均没有下文。基于监管部门对申报材料真实性、准确性、完整性需要由董监高签字确认并承担责任,我无法在申报材料的更新稿上签字。据我所知,还有其他董事也没有签字。”

  治理乱象

  徽商银行到底存在怎样的问题?

  2016年度股东大会当日,有在场人士向记者透露,除了分红方案,中静集团方面还公开反对徽商银行董事会提交的7个议案,包括财务决算报告、董事会工作报告、监事会工作报告等,并指责徽商银行的经营管理存在诸多问题。

  对此,记者亦一一向高央确认,他表示,目前徽商银行的经营问题,核心来自于公司治理问题,徽商银行存在内部人控制的现象。“包括第三届董事会届满一年仍未换届,财务负责人任命未经人事提名委批准,董办随意修改董事会专门委员会已经达成一致的意见等等。”

  另一方面,徽商银行近一个多月5次收到银监局罚单,亦折射出经营内控上的风险。

  5月8日,银监会公布消息,徽商银行铜陵分行因“贴现资金回流至出票人”,被铜陵银监分局罚款20万元。

  6月1日,徽商银行滁州分行存在贷后检查不到位、贷款资金回流、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等违法行为,银监会滁州监管分局对其罚款20万元。徽商银行宿州埇桥支行存在信贷资金回流借款人账户违法行为,银监会宿州监管分局对当事人处以罚款20万元的行政处罚。

  6月15日,徽商银行池州分行贷款资金转存定期存单用于票据业务质押,徽商银行池州分行被罚款20万元。徽商银行淮北分行存在未有效监督检查流动资金贷款使用情况,对贷款资金管理不力,致使贷款资金被改变用途的违法违规行为,徽商银行淮北分行被罚款20万元。

相关新闻

http://www.china100.com.cn/zumt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