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 > 国际 >

《焦点访谈》 20160610 严师高徒

发布时间:2017-07-11 11:46  浏览量:

6月10日19:38

 
   

CCTV-新闻

 

6月10日19:38

 

重播:

 

CCTV-新闻

 

6月11日03:45

 
   

CCTV-新闻

 

6月11日05:45

 


央视网消息(焦点访谈):端午,中华民族古老的传统节日,在端午假期里我们给大家讲两个传承的故事。同仁堂有一个特殊的工种,叫特技传承师。薛连贵干的就是这活儿,他的任务就是把古法手工制药的技能,传授给年轻人。薛师父传授的是古法手工制药。这活儿说起来简单,就是把药粉变成大大小小的药丸,但是真的学起来干起来却并不容易。

刚刚8点半,同仁堂特技传承师薛连贵师傅的工作室里已经满满当当的了。

这一天是周末,本来应该是休息日,可是这些年轻人和薛连贵都在认真地忙碌着。而这样忙碌的周末已经持续了很多年。

薛连贵给年轻人讲解的这个制药的过程叫古法手工制作蜜丸,蜜丸就是人们常吃的那种软软的中药丸。虽然现在很多药已经采取了机械流水线来制作,可是薛连贵有着不同的想法:有一些名贵细料和丸药,用机器做会有磨擦,磨擦就产生热量,名贵细料容易挥发,疗效就减弱了,所以还是得用手工做。

薛连贵,今年60岁,同仁堂专家委员会委员、特技传承师;北京市劳动模范、诚信个人;享受北京市政府特殊津贴。1980年进入同仁堂,36年只做了一件事,说来简单,就是把药粉做成药丸。

把药材粉粹,然后搅拌均匀,再用竹匾把这些药粉摇制成药丸,这样枯燥的过程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薛连贵坚持了36年。这些在周末和他在一起的年轻人,平均年龄只有25岁,这个年龄的年轻人通常都会喜欢一些有创意的,自由的,能充分发挥自己想象力的工作。而这些年轻人为什么要和薛连贵在一起进行这种枯燥的工作,而且还因此放弃了难得的休息呢?

这些年轻人虽然想法不尽相同,但是他们都在去年拜了薛连贵为师学习古法手工制药的手艺。想传承这门技艺,成为薛连贵大师的徒弟,成为一个手艺人,是他们能够放弃休息日,放弃很多现在的年轻人的喜好,来进行这种枯燥的学习的原因。那么,怎么样才能成为一个手艺人,或者说成为师傅手工制药的技艺传承人呢?

张清,薛连贵第一批收的徒弟中最小的一个,拜师学艺已经7年了,现在还经常被师傅抽检,看看他的技艺的进展情况。

这些张清刚做好的小小的药丸叫做微丸,是一种中药药丸的剂型,因为非常小,所以被称为微丸。虽然薛连贵对张清做出来的微丸很满意,但是究竟算不算真的合格了,还要经过仪器的检验。

张清用特制的小勺舀起刚做好的小药丸,这个小勺每次正好装30粒药丸,量好100粒放在了秤盘里。

100粒药丸仅仅只有0.3克,也就是说一粒药丸只有0.003克,这在微丸的传统制作手艺里叫做“轻于鸿毛”。张清过关了。

张清做药的这个自动旋转的不锈钢罐,在中药行业里叫做糖衣罐。它用电力驱动代替了古法竹匾制药手摇的环节,但是药丸的成型还得靠手工,这个技艺就是张清跟师傅学的最重要的技艺。说起薛连贵和张清这一对师徒,得从2009年说起,那一年,同仁堂和张清同时拜师的有好几十人。

2009622日,同仁堂集团命名了20名中医药大师、20名特技传承师。54名徒弟将在20名特技传承师的带领下,通过两到三年时间的学习和传承,成为同仁堂关键岗位的技术骨干和特殊工种的技术传承人。这种规模的拜师活动是同仁堂历史上从没有过的,这次活动也让薛连贵和张清开始了完全不同于以往的人生。

张清拜师学艺学的制药手艺叫泛丸,也叫中药泛制法。简单的说就是在竹匾上沾上水,撒上药粉,然后人工摇动竹匾,让药粉逐渐变成小颗粒,这个过程叫起模子,然后再摇成一粒粒的药丸。有点类似于北方的元宵的做法,但是这可比元宵难做的多。

完全是细粉末的药粉通过手摇能变成小颗粒,这些大小不均的小颗粒还要通过手摇变成大小统一,圆滚滚的药丸,这几乎不可能的事就是薛连贵几十年的手艺。现在虽然有了机械的糖衣罐代替了手摇竹匾,但是一些特殊药品还是要采取这种传统的方式。

张清当过兵,受过艰苦的训练。他对于学会这门绝技要付出的辛苦有着一定的心理预期。可是,刚开始师傅对他并不是很满意。

这样的重复过程就已经很枯燥了,还要把1000斤的药面用手搅动使它变成药丸,这个过程得用手搅动数万次,对体能的要求也很高。尽管师傅担心张清吃不消,担心他耐不住寂寞,但张清还是坚持下来了。可是就在拜师刚满一年,张清发现自己其实没那么坚定。

和很多药物成分一样,蟾酥这味药有一些毒副作用,张清心里有些害怕。学手艺居然还能学出风险来,这是他始料未及的,这一次他干脆打起了退堂鼓。

张清跟师父顶了两句,两人都很生气,师傅让他别干了。张清哭了,哭得很委屈。

薛连贵找到张清,亲自给徒弟倒了一杯茶。

师傅给张清倒茶这还是头一遭,张清心里很感动。回头想想,只要是药,无论哪一种都会有一些副作用,他努力克服心理障碍,当天就又回到了糖衣罐前。别人都下班了,他还一个人在不停的练习。

两次掉泪之后,张清决心不能再给师傅丢人了。

三年后,2012年,经过集团的统一考核,张清以优异的成绩正式出徒,并获得了首席职工的称号。

“炮制虽繁必不敢省人工,品味虽贵必不敢减物力”。薛连贵用自己的方式解读了这两句老话中的自律精神,徒弟张清也在师傅的严格和谨慎中找到了自己的乐趣。

师徒7年,两个人虽然一个在平谷,一个在亦庄,分属不同的分厂,可是张清常常会回到师傅身边。去年,同仁堂为薛连贵成立了专门的工作室,陆续有很多和张清一样的青年拜薛连贵为师,学习古法手工制药的手艺。张清也在用自己的经历告诉师弟师妹们,做一个技艺传承人,需要的绝不仅仅只是付出辛苦和勇气,更需要的是发自内心里的热爱。

同仁堂,这家中药行业著名的老字号已经历经了三百多年的传承。在同仁堂药店里大家可以看到这样一副对联:“炮制虽繁必不敢省人工,品味虽贵必不敢减物力”,这两个不敢是同仁堂的堂训,传递是一份严谨和敬畏,薛师父恪守了36年这样的严谨和敬畏,如今也要把这个信条传递给徒弟。严师出高徒,徒弟们传承的不仅是职业的技艺,更是这样一份职业的态度。

http://www.citicfunds.com/FBRsoYg7Gf/1662865248.html